You turned me on.

[Sherlock中心][微华福向]同人小说 混俗和光 1

*混俗:与世俗混同;和光:演抑自身的锋芒。指随波逐流。

梗概:从一个街头表演者的角度,望望那个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

弃权声明:没有人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属于自己。

建议:配合一切Ólafur Arnalds的曲子阅读


正文

“Thus, have I had thee as a dream doth flatter. 

In sleep a king, but waking no such matter.

我曾拥有你,像一个美梦。

在梦里称王,醒来却是一场空。”

——Shakespeare


1

 

我老想跟谁说说我认识的一个叫Sherlock Holmes 的人,却又总是犹豫,毕竟这人一点也不像是真的——我是说,他绝不是你每天都能碰到的那种人,像爱打高尔夫的律师、爱对人大声嚷嚷的老头什么的。现在之所以把这个可能会被人当作磕了药之后见到的话题贸然提起,是因为我知道,我不道出,他的故事可能永远无人再道;连他那划过夜空的刹那灿烂,也将随着岁月的流逝逝于记忆的沉沉黑暗——这么说感觉我像是个三流作家什么的,但事实的确如此。

现今年纪大些的英国人当中——比如我,正处于肩膀膝盖一到阴雨天就能把你撕裂的那种年纪——或许还有人能记得二三十年前报纸上经常出现的关于苏格兰场又破解了连环谋杀案之类的新闻,或许还记得Sherlock Holmes,记得那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彼时,他以其无与伦比的推理艺术赢得了全英国的关注,报上登了他破解的成千上万个案子——当然苏格兰场居功——甚至还有他带着鸭舌帽的照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每次一拍照就要戴帽子,可能因为他是Sherlock Holmes吧。但他生活中完全不戴,至少我没有见过他戴那种蠢蠢的玩意。总之,他非常地有名,非常地红火,人们看着报纸赞美或批判他——当然他们羡慕他;他的那个什么破网站——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在某方面不愿投入什么精力,那也将没有多少过人之处——也好像每天有几百亿人来看似的。那个网站现在好像是关闭了,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

说到这,我就突然想到多少年前——我是说,是我晚上还能梦见我在天上飞,还会学《小王子》那样画一顶帽子的时候——的一个夜晚,我看到的三颗星星。说真的,你那时应该看看那三颗星。

忘了跟你说了,我是个孤儿。我知道你可能会或真或假来一句“我很抱歉”,但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歉的。有时候——有时候,我甚至挺高兴于这一点。我知道这样说很差劲,我知道。但你知道,我至少躲过了那些泪水和其他东西。总之,记事起我就住在孤儿院里,跟一个叫Emily的姑娘一块长大——她是个不错的丫头,至少她会听你说话。大概十六岁还是什么时候,我凑钱买了一把尤克里里——对,就是那种小吉他——成功逃出了孤儿院。之后我就在伦敦的大街小巷弹琴,用赚的钱买吃的,晚上随便睡在什么地方。那几年——大概两三年吧,我身上的衣服永远破破烂烂的,每天都要撞见路人怜悯的眼神。不过我那时可不在意这个——至少我还能吃饱不是吗——一点也不。所有我在意的,是怎么把巴赫那个老头的提琴曲改成用尤克里里弹奏。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搞笑的——把行云流水的提琴改成慵懒散漫的吉他——但我那是确实就想干这个。总之,有那么一个晚上很不对劲,有三颗星星特别亮,而我感觉就要消失。于是我一边仰头盯着星星,手底下一边继续试着改编。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一生——这么说像是什么破电影上演的那样,但它确实这样——

“D小调第二大提琴组曲?”我听到不远处有人这样问,声音很低沉。

乖乖,这可真让人惊讶。事实上,我正在改编他刚说的这首曲子,只是我更喜欢只叫它“小步舞曲”,那名字让我感觉自己在旋转。我想说,要是有个人看到你的一根头发就说出了你几十年前相当个海盗,那你会跟我一样惊讶。总之,我无可避免地望向了这声音的主人,并无可避免地感到窒息。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是透明的蓝色,在微弱的路灯下映射着金色的花火。他的这双眼睛,让我想起了最可爱最天真的孩童,却有带着少年人的不可一世自命不凡和中年人的睿智。我突然想起几年前,当我第一次暂时出逃孤儿院的时候路边的那只仰着头弓着身子的黑猫,想起了不知在什么地方看到的超新星爆炸时璀璨的华丽,又想起了孤儿院冬天的壁炉和那个磨得起皮的扶手椅。老天,我想,他的家里一定得有个壁炉和扶手椅。

接着,我又看向了他身体的其他地方。他的头发打着卷儿,我想知道摸上去是不是跟丝绸一样舒服。他的鼻梁挺直,鼻尖与耳朵都泛着一点粉色。他的嘴唇——哦他该死的嘴唇,看起来不可思议地柔软与美味,但我知道我或许永远无法证实这一点。再往下,他修长的脖颈和隐隐可见的锁骨使我几乎失去了呼吸。

我看着他,感到不可思议。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不到上三十岁的男人,在短短几秒中的一眼就俘获了我,而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想我爱他。是的,我爱他。但并不是普通的爱,是神父对耶稣的那种爱,可同时又夹杂着一丝占有。

我想要他。

可一想到这个,我突然就有点害怕。我想起上一会我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那是两年前,我在平安夜的前一晚突然特别想要一根烟花。虽然第二天就可以得到,但我那天晚上就是特别想要。我于是偷偷跑到库房,拿了一根点燃了,有意无意地,差不多烧了整个世界。为此我有整整一周只能吃肮脏的剩饭——就像哈利那会那样——我估计我现在的胃病就是那时落下的。

总之,或许是“想要”这个词引起了我的什么不好的记忆,我当时一面拼命想靠近他,一面想拼命远离他,赶紧找个什么工作,与什么人结个婚,跟谁谈论自己的孙子多么聪明什么的。就像真实的人,在真实的世界一般做的那样。

我自相矛盾地站在那里,瞪着他。他淡淡地笑了,我听见他该死的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不错,乐器总有相通之处。愿意当我的线索传递人吗?”

意识到他在谈论我改编提琴曲子花了我几秒钟,他突兀的邀请又使我愣了几秒钟。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想起那天烧了孤儿院时,那冲天火光多么美——

“好。”我在他彻底不耐烦之前干脆地笑着说,但老天——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这该死的“线索传递人”是个什么东西。

TBC

 


文笔真的不好,请不要介意。

这篇文章,用来抒发我对他的情感。

就像流沙,你陷得深了,就会觉得这个真实的世界多么的无聊。

可生活总是要继续,我也初三了,不能一直以梦为马,沉沦过深。

所以开始写这篇文章。文风是模仿《麦田里的守望者》,里面也会直接或间接地出现这本书和原著、BBC原剧、《采桑子》等其它什么地方里的文字(有几个句子记不得出处,因为是从我的积累本里找到的,很抱歉)。

我很喜欢他,希望在那个世界里我就是“我”之类的人。


评论(5)
热度(16)
© 监察员提司 | Powered by LOFTER